解决人头党员的选项:内造化vs扩大初选

解决人头党员的选项:内造化vs扩大初选

因为大量人头党员入党,黑影重重,民进党形象再度受伤。但如果有人敢说,人头党员、黑道入党问题,很容易解决,不仅昧于人情世故,也是对于各国政党政治的无知。其实,20多年来,民进党一直无法摆脱人头党员困扰,有其历史与结构性的原因。

日前,民进党北市议员梁文杰曾抛出内造化政党,也就是党的权力结构全部由公职人员挂帅。其实,民进党的前身,从1977年开始,党外联谊会、后援会开始,早就是公职挂帅。到了1986年组党,开始招募党员后,公职主导的比重才逐步降低。

有人说,民进党的组织是抄袭国民党的,这讲法其实不对。这个党其实是以欧洲的社会民主党为雏形,党员有党证,要宣誓入党,党把党员招募当作是基层深耕的重要工作、将党费当作重要经费来源之一。党的权力结构,由党员逐步往上选举产生。

但长期而言,内造化还是民进党重要的思维之一。这从党最高的权力结构「全国党代表大会」有一半是当然党代表担任,而当然党代表绝大多数又是由党的公职人员担任,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再加上这5、6年来,党的提名几乎採全民调方式,党员参与党务、影响党的权力结构之比重,已经降的很低了。

但是无可讳言的,党内人头党员的情形还是相当严重。这除了党主席由党员直选外,其实跟党机器拥有一定名位与资源,并可以分配、指定10多席不分区立委有关。更重要的是,在党务选举所採取的制度,是採用多席次的单一投票不可让渡制(SNTV),透过层层选举出各级干部。这样的层层选举、层层配票、固桩下,让人头大户、派系的政治实力不断加成、累积。

解决这问题,方式有二。其一,就是进一步内造化,包括党的各级党职都由公职兼任。但这种制度有个危险性,就是在这些党公职、党职一体化下,党的权力同质性越来越高,新人更难出线。而随着权力结构的僵化,家族化与派系化情形会更严重。

另一种方式就是,将刚性的党员结构柔性化,特别是在公职提名时,引进公民投票方式,透过更多的公民参与稀释人头户的作用。只不过,这些年来,民进党虽然表面上说他们也支持扩大初选,但实质上却没下多大功夫想要去推动这个制度。

民进党内的一般说词是,初选一定要公办,因为个别政党无法支撑这幺庞大的选务活动;且只有政府才有明确的户籍资料,可以确保选务的公平性;同时,如果各党派的初选不在同一天举办,将给其他政党透过策略性投票方式介入的机会。

这些顾虑都言之成理,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历史面貌,就是美国最早的初选,1899年明尼苏达州的初选,其实是共和党自己办的党内初选。当时正值20世纪进步主义运动影响,党代表与党员越来越反对由派系头头决定一切的作法,他们透过寻求基层党员投票直接授权来直接对抗党内的派系大老。

但即便像美国这种地方政治相当扎实的国家,初选制度一路走来,也是备受艰辛。到了1968年民主党在芝加哥举办全代会时,也才有10几州办过党内初选。而整个全代会则是在芝加哥市陷入暴动下举行。

不过,这20多年来,初选,尤其是总统初选之所以越来越重要,其实跟初选的宣传效用有关。尤其是每隔4年,从年初的爱荷华、新罕布夏州开始,随着一关又一关的超级星期二炒热下来,候选人们发现,这种透过一州碾过一州,一个阶段接着下个阶段的初选,才是真正深耕基层,影选总统大选的重大关键。

民进党想不想用更大的初选解决党内争议,真正的关键在于党内有没有足够的进步力量,敢大胆冒险一搏。但说真的,这几年,民进党保守成性,僵化老旧,已经跟国民党那个百年大党差不了多少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